怀孕知识:陪做功课一个小孩打倒两个大人!5步骤

2019-11-29 11:49 fabuyuan
2040 --> 资料来源:人本教育札记

北京拓展训练

孩子东山免费妈咪惊天30小时妈妈30甇瑞Q10

「数学,对小孩而言,不只是痛苦的渊薮,」我继续说:「而且,是他短短十年的生命之中,所有挫败和耻辱的象徵;这之所以只要隔壁桌有人说起,他就要走人--而妳竟然当他的面一说再说,他没有翻脸,已经是妳和他之间的交情的极限了。」

「除此之外,妳跟小孩还有一个巨大的差别,」我继续说:「妳讨厌某人,是理直气壮的;而小孩讨厌数学,却一直觉得是自己的错…

图片来源/pxhere

爸爸说:「我这小孩是不是智障了,怎么成绩越来越差,威逼利诱什么方法都使尽了,但毫无起色。」姑姑听了,一面心疼,又涌起豪情,就自告奋勇,每天陪着小姪子做功课,不信小学四年级的数学还能难倒谁。几个礼拜之后,姑姑说:「他连 2 除 3 或 3 除 2 都弄不清,教他的时候还叉着腰,一副不在乎的样子,这叫我怎么跟我哥交代?」

我心想,一个小孩打倒两个大人的事情绝不少见,现在不过又看见一件罢了;但我见贤思齐,也一面心疼,又涌起豪情,乃自告奋勇,想要救--但不是救小孩:小孩学不会数学有什么大不了的?那么多大学教授的数学也不怎么样;倒是那两位大人,眼看着就要得忧郁症…

先从姑姑下手,毕竟是她来找我的。我说:「妳非常讨厌某某人,对吧?有他的新闻,妳就转台,对吧?隔壁桌有人讲他,妳就走人,对吧?那么,现在设想一下,如果有人,例如妳的姑姑--就像 2 除 3 之后还可以再除 3,做了姑姑之后也可以遇见姑姑--好心跑来跟你解释某人的爱情摩天轮政策,妳想,妳会怎样?」

「很难想,对吧?」我继续说:「但我想,妳绝对不会只是叉腰而已!」这样,姑姑总算笑了,但一副很难笑的样子,说:「好啦,我知道你的意思…」我说:「妳不知道,至少在我提出某某人之前,妳不知道小孩是怎么讨厌数学的;那种讨厌,并不只是讨厌所讨厌的对象,同时,也牵涉到自己。就像妳讨厌某人,不只是某人很讨厌,其实,妳最『讨厌』的不是他,而是他竟然能当选,而妳的理念和主张竟然选输了。」

「数学,对小孩而言,不只是痛苦的渊薮,」我继续说:「而且,是他短短十年的生命之中,所有挫败和耻辱的象徵;这之所以只要隔壁桌有人说起,他就要走人--而妳竟然当他的面一说再说,他没有翻脸,通州拓展训练公司已经是妳和他之间的交情的极限了。」

「除此之外,妳跟小孩还有一个巨大的差别,」我继续说:「妳讨厌某人,是理直气壮的;而小孩讨厌数学,却一直觉得是自己的错。对比起来,小孩的处境比妳悲惨十倍,但他并没有宣称得到、或真的得到忧郁症,最多只是常常被你们唸:『讲都讲不听,脸都那么臭!』所以,我说,任何人如果不能稍稍体会一下小孩那种谈虎变色、避之不及,避不掉就痛不欲生的感受于万一,就--就没有资格陪小孩做功课!」

我不是故意把话讲到这么难听,只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;所幸,我和她之间的交情的最大限度,嗯,才只超过了一点点:她臭着一张脸,心不甘情不愿地说:「不然你讲我听听看,那要怎么办?」以下,便是我给她出谋定计的大要。

第一步:跟小孩分享「讨厌」的经验

妳不是常带他去玩,陪他说话吗?找个机会问他:「你猜姑姑有没有很讨厌某个人?」引起他的好奇之后,就好好跟他讲讲,妳是怎么讨厌某人的。在这个过程里,要常常製造一些悬疑,留下小孩可以追问的空间;例如,你会不会觉得姑姑把人家想得太坏,好像做人不够厚道?然后好好为自己辩护,让小孩觉得妳的讨厌有理,别人的不讨厌或甚至喜欢,完全是笨蛋的表现。

特别重要的是,一定要讲到自己内在的感受;特别是自己感觉到的挫败、失望,以及,羞辱--所有那些笨蛋的得意洋洋,都是对自己的嘲笑。要让小孩真的进入妳的内在,让他感觉到妳的感觉;让他深刻地体会妳是一个可以和他分享最隐密感情的同伴,而不只是对他很温柔、很体贴、很包容的一个好姑姑。

第二步:分享小孩的「讨厌」经验

前一步成功之后,可以转问小孩(也许留在下次相处),他有没有讨厌谁,或讨厌什么,并设法把对象引到数学来。如果小孩有意迴避(这很有可能),可以问他:「你会不会有和我一样的感觉,人家一讲到那个,就想走人或翻脸?」换言之,要一再运用第一步所提供的材料,回复第一步所建立的「共感」模式。

在这个过程里,要让小孩倾吐他对数学的感受;但小孩的表达能力有限,所以最好多用选择或是非题,而不是开放的问句。例如,「记得上次你搞不清2除3还是3除2的时候,你会不会觉得想把『它』打死、撕破、赶走?甚至想把自己打死、撕破,或赶走?」(而不是问:「当时你有什么感觉?」)

第三步:推出「打死」的提议

跟小孩说:如果能有人帮我把那个某人「打死」就好了(这一步一定是要留在另一个谈话的机会,以便让前两步所做的能够「发酵」);当然,要赶快解释「打死」是个隐喻,不是真要夺取他的性命,而是要逆转既有的输赢,例如,想个方法把他罢免掉:如果有人能教我怎么罢免他,我做牛做马也愿意。于此,小孩一定有很多问题,或提议,要跟他讨论一阵子;然后,就问他:「如果有人能帮你把数学打死,你愿意吗?」

在这儿,要强调「打死」的概念:一个东西之所以讨厌,是因为它会整到我们;翻脸走人,或关机转台,都只是逃避;而逃避,就表示我们被它打死了--无论是你被数学打死,或我被某人打死,都是因为我们逃避。所以,我们应该问自己,为什么是它或他打死我们,而不是我们打死它或他?如果不知道如何打死,或打它不死,那也就罢了;但如果有人愿意帮你打死它,你却不愿意,那就奇怪了。

第四步:提出「打死」的方法

这时候,小孩一定急着想知道,到底有什么方法可以打死数学?或者,他基于过去的经验,完全不相信妳可以真的帮他打死。所以,不要一直去问你愿不愿意,而要赶快让他知道,妳到底有什么法宝。

法宝是:由你告诉我要做什么,而我绝不主动去帮你。例如,作业不会写,你又只想叫我告诉你答案,那么,我就会告诉你答案,而不会计较你到底自己会不会写;又例如,月考快到了,你希望我帮你考前猜题,我就会帮你猜题,而不会计较这样能不能考出真功夫--谁管什么真功夫啊?我只管能不能帮到你,而且,最最重要的,是用你要的方式--真心诚意的帮人,不就得这样帮,而不能另立条件吗?

第五步:提供「被动」的教学

前一步要进行相当一段时间,让小孩充分感受到:第一,妳的帮助真的有用(对减轻他的压力,不是对数学能力);第二,妳真的有诚意,而不藉机教训(或教导)他;第三,数学没那么可怕,或可厌…总之,要让他觉得有一点「成就」,不管那个成就有多浮面。

是的,一段时间之后,当那些对数学的负面情绪消退一些之后,他自然会觉得,你并没有真的帮他打死数学,因为他并没有真的学会。这个时候,在某个机缘之下,在压力稍有缓解之后,我们也许可以终于等到一个问题,即使是表面上看来很不相干的一个问题,例如,「妳怎么知道要用2除3来算?」这个时刻,是非常关键的时刻,千万不能见猎心喜,大开「教」(杀?)戒;千万要动心忍性,忍得一时,换得千秋!

标準的回应方式是:「糟糕,我也不太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,让我想一下」;然后,一面想,一面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--要说得像是自言自语,而不能像是教学生。在这种情况下,即使自己说得不清楚,甚至不太符合「数学想想」的标準,也一点关係都没有;重点是,小孩已经开始要学习了,已经愿意问问题了,他已经上路了。我们的自言自语,只不过是思考的示範;剩下的事情,就交给小孩自己慢慢去解决,有或没有姑姑的陪伴,都不是那么重要了。

说到这里,姑姑露出将信将疑的神色,说:这样真的能让他的数学起死回生?我说:我哪知道啊,我只知道,依以上五步行去,你这位姑姑一定可以死而复生。难得的是,她也不再追问,彷彿一切都已了然于怀,茅塞好像豁然已经顿开。我于是想,这是有慧根的人,怪不得那么讨厌某某人呢!

但她又问我:「那要怎么跟我哥哥说呢?」我说:「这个简单,如果他也讨厌某人,那就将以上的照本宣科一遍;如果他不讨厌、甚至还喜欢某人,那就啥都别说,说了他也听不懂,就让他去得忧郁症好了。」

搜更多「 做功课、一个小孩、大人」相关经验新知。

搜寻,就从BabyHome开始。



分享 列印 收藏
孩子常一遇到困难就习惯转头找帮手?透过小游戏培养勇敢与自信

延伸阅读


  • 孩子打针为什么爸妈也跟着哭?医师自白:当上爸妈后才能体会
  • 4大临床常见影响怀孕的问题 从基础体温曲线看得出!
  • 孩子常一遇到困难就习惯转头找帮手?透过小游戏培养勇敢与自信
  • 亲子食育课,玩出生活力
  • 明知道不对却还做?帮孩子建立正确概念千万不能用语言恐吓
<---